切小丝瓜视频

排除孔家?

刺客眼中闪过一抹慌乱之色,他做了这么多事,就是想让两个准圣内斗起来,对方却直接排除了孔家?

那他,岂不是白白送命?

“苏准圣,你忌惮我们孔家也实属正常,但今日我就把话跟你说明白吧。

死,我不怕,我也不会辱了孔家的威名,你要杀,就杀!”

刺客咬咬牙,尽最后最大的努力朝苏寒冷声道。

他要用激将法!

“苏导师,我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!对,好多年前,我,我在刘家见过他!”

若兰无静突然失声道:“你是刘默派来的?”

刺客神情一震。

“刘默是谁?”

苏寒道。

清纯连体泳衣小美女泳池边玩水图片

若兰无静还未开口,张小慧便低声道:

“那日宋古学宫与归一学宫第一场比试中,被浩然准圣……砸死的那名宋古学宫的天骄,就是刘默的孙子。

刘家,在圣城内只是寻常家族,连金身都没有,刘默此人也只是五劫法相。”

众人恍然。

搞了半天,这是一个五劫法相想出来的计策,打算借此让苏寒与浩然准圣两败俱伤,为他孙子报仇?

说起来,他孙子之所以会死,好像的确是因为二人的关系。

“不可能,她怎么会见过我……”

刺客的心彻底乱了。

他是刘家的死士,一直以来都隐藏着身份,怎么会被若兰无静见过?

可对方若没见过他,必然也不会指出他与刘家的关系,这可如何是好?

如何是好?

“你确定是他吗?”

苏寒看向若兰无静。

“是他无疑了。”

若兰无静点点头。

“线索有了,哪位赏罚使有在?让他出面做个见证。”

苏寒看向张小慧。

话音刚落,便有一道身影匆匆走进殿内,对方身着赏罚使的特殊服饰,走到苏寒面前,不卑不亢的行礼道:

“赏罚使杨末进见过苏准圣。”

“杨赏罚使无须客气。”

苏寒笑着点点头,“此人应该是与圣城刘府的刘默有关,杨赏罚使尽管询问,我且在这等着,有了结果,我会亲自去杨府走上一趟。”

杨末进脸上露出一丝苦笑,有些为难的道:“苏准圣,即便调查出原委,此事在圣城之中,也只能由我们罪罚殿来处置,这是圣者立下的规矩。”

“我心中有数,不会闹出人命,最后还是会交给你们处置。”

苏寒微微点头。

杨末进见苏寒都这么说了,心中顿时松了口气,幸好这位准圣先前在罪罚殿内担任过赏罚使,给了他这个面子,不然圣者不在,事情处置起来着实麻烦。

他很快便坐到主位,开始审问刺客,有了突破口,这刺客的嘴巴逐渐没那么硬了。

他心中升起一种想法,既然刘默怎么样都会被捉,那他不如试一试,看看能否把自己的性命保住再说。

一个时辰后。

刺客供人,主使人便是刘默,白纸黑纸写的清清楚楚,也入了罪罚殿的案宗之中。

“走吧,带上他,去刘府对峙。”

苏寒起身朝外走去。

杨末进立即命张小慧把人带上。

一大群人,浩浩荡荡的从罪罚殿内走出,路上有人认出苏寒身份,均恭谨的站在原地躬身行礼。

圣城内分为多个区,这些区有强有弱,例如学宫所在的区,就是比较强的。

天元区,是圣城内条件比较差的区域,这里居住着的大多数都是平头百姓。

路上行走的武者,最强也不过法相,金身都很难见到一个,平日里没事的话,也不会有金身踏足此地,除了罪罚殿的巡逻人员。

天元区的某个角落,一座宅子里,刘默神情凝重的坐在主位上。

他的一群儿女,也都坐在殿内。

宅子外,有人正在悄悄朝四处打量,见没什么特殊动静,便匆匆回到宅子里,朝刘默禀报道:

“老爷,还是没有动静。”

“爹,到底怎么回事?为什么你今日如此心事重重,怀北之死,于你无干,我等也难以插手,他是死在了准圣交手的余波之中,你老人家就别多想了。”

刘怀北的父亲神色肃然的道。

“是我没照看好他,是我的修为太低,才让准圣交手的时候,竟然不顾怀北,他是被浩然准圣生生砸死的,死的凄惨无比!”

刘默缓缓开口,语气中充满了悲愤与自责。

“爹,都说了,准圣交手,连十一劫金身都有殒命的可能,怀北他,只是运气太差了。”

刘怀北的父亲宽慰道。

他妻子坐在一旁沉默不语,只是眼神深处时不时会闪过一抹愤怒与怨毒。

她看了自己夫君一眼,冷冷的道:“怀北运气很差?他是我们刘家唯一一个能够拜入宋古学宫的天骄,能够替宋古学宫出战的天骄!

如果他不死,日后成就金身,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你说他运气很差!”

“夫人,我……事情已经过去了,我们还能如何,难道去找浩然准圣算账?去找苏准圣算账?

他们这样的大人物,动一动手指头,我们刘家就要万劫不复啊!”

刘怀北的父亲苦笑道。

他夫人冷哼一声,隐晦的与刘默交流了一下眼神,最后沉默不语。

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。

刘默心中逐渐松了口气,他缓缓的站起身,道:

“怀北的死,让我想到了我们刘家的短板,我们刘家在那些强者眼中,没有任何地位,对方想杀就杀,也从不会给个解释。

如此一来,若有一天我刘家得罪了某位大人物,那岂不是被轻易灭族灭门?所以我决定,从今日起刘家分家。”

“什么?父亲,这可万万不可啊!”

刘怀北的父亲脸上露出一丝惊愕之色。

其余人却陷入了某种怪异的沉默,仔细想想,分家似乎对他们也有好处。

至少,每分出一脉,就会多一个家主,无须再看刘默的脸色过活。

想到这里,刘默其余几名儿女纷纷点头赞同。

“父亲说的对,分家好,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。”

就在这时,又有人从外面跑了进来,眼神惊恐的看着刘默,结结巴巴:“家,家主,来,来人了……”